中国股民进入“惜售”时代:入市晚的人却希望赚更多

来源:发布日期:2015/5/21点击量:369008

2015年5月20日,股民在山东省青岛市一证券营业厅关注股市行情。

  超级股市或到了最危险时刻,如果不加辨别地将资金配置在中国股市,投资者可能会遇到麻烦。

  自去年9月底以来,一系列的宽松性政策从“政策百宝箱”里持续飞出,沉寂良久的资本市场终于被彻底唤醒。

  这一次的狂飙来得太过突然和猛烈,更诡异的是,它出现在实体经济持续下滑的通道里,过去两个季度的宏观经济表现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迷的。

  但华泰证券研究员徐彪称,当前,市场上涨的逻辑未被破坏,经济退、政策进的交谊舞引致的资金牛仍在延续。

  中国证监会也支持股市上涨,尽管它反复站出来抑制杠杆资金入市。证监会曾表示,中国人民银行自去年11月以来三次降息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股市的上涨也是合理的。

  中国两会期间,证监会主席肖钢公开评论股市称,“本轮上涨行情是合理的和必然的”,“本轮牛市是改革牛”。

  一贯出言谨慎的央行行长周小川,也一反常态地说:“资金进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更明显地表露了积极的股市政策,可视为全民炒股的动员令。

  另外,推出许多振兴股市的新举措。如新股发行改革(按市值申购、低市盈率发行、首日限涨);大力引进新增资金,如开设沪港通新增3000亿元,允许客户融资已达1.4万亿元,支持基金、券商受托管理社保基金、企业年金1.01万亿,取消QFII、RQFII额度,下半年3.03万亿养老基金也有望入市等。

  事实上,针对当前的股市疯涨行情,一方面来自于政策环境的好转,另一方面则来自于源源不断的新增流动性支持。

  就在上周的5月12日,央行宣布将允许地方债务纳入国库的抵押品范畴,这不但意味着地方政府的债务利率下降近一半,更将释放出一万亿以上的流动性资金,尤为可期的是,为大型基建项目的地方配套性资金落实注入强心剂。

  从政策面上,官媒罕见性地发表多篇正面肯定股市的文章,为市场创造出有利的政策环境。

  例如,4月21日,就在上证综指成交量创历史新高之际,《人民日报》发文称,4月10日沪指超越4000点“只是牛市的开始”。

  从市场面上,无论是券商两融、银行伞形信托,还是P2P股票配资等,都给股票市场带来无限大的新增流动性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性兑付打破预期愈发明显的深刻影响下,直接倒逼着部分流动性涌向股市。与此同时,部分激进的投资者也采取了“卖房炒股”的策略,试图迅速扩大自身的财富,实现利润的最大化。

  近来中国媒体有评论也提到,显然官方支持股市持续上扬,是由于中国希望透过繁荣的股市为国内接下来新兴产业提供充足资金。

  如此一来,通过这种方式,中国从旧有的经济模式转型的计划可以得到进一步优化,包括对国有企业进行改革。

  有分析认为,中国股市上涨的最大赢家是政府,在产生数以十亿美元计账面利润的同时,中国政府寄望于股市上涨带动经济、帮助债务负担沉重的国企实现改革。

  中国政府反复表达对股市上涨的喜悦。散户主导的A股市场市值跃升到了20.19万亿元,是过去一年的两倍多。这些升值飙升的上市公司中,有不少是中央和地方的国企。

  不过,更大的好处来自股市上涨对于国企改革的推动,中国政府希望藉此改善更加广泛层面的经济表现。

  迄今为止,大多数投资者都已经对这样的愿望心领神会,于是纷纷涌入市场。

  据中国结算统计,2015年第一季度,新增股票账户同比增长433%,达到795多万户,其中,80后成为主力军,占62%。投资者交易活跃,两市交易金额41.18万亿元,同比增长238.4%,其中自然人投资者的交易金额占八成以上,换手率达100.7%,同比增长67.2%。

  与此同时,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此前发布通知,明确自2015年4月13日起A股市场全面放开“一人一户”限制,每人可开20个证券账户。使得新旧股民争先开户,不断涌入股市。

  在A股市场,新增A股开户数被作为一个情绪指标反映股市的热度,但通常也被视为反向指标,被戏称为“韭菜指数”。那么在2007年史无前例的大牛市中,“韭菜指数”究竟在哪一个量级?

  据相关媒体的统计,2007年1月,沪指迈入2700点之后,新开户数才突破百万级别,当月新开户数达到137.38万户。此后新开户数不断创出新高,2007年5月达到了历史性的559.44万户。

  突如其来的“5?30”让指数短暂冷却,两市新增开户数却并没有跟随之后的指数一路走高,559.44万户的月开户数也成了迄今无法超越的历史纪录。

  2007年10月,A股站上6124点巅峰,当月新开户数只有353.62万户,与5月峰值时相比已有不小的下降。6124点之后,新开户数虽然仍保持着月均百万的级别,但已不复当年盛况。

  2008年6月,新开户数终于回落至十万级别,四个月之后,沪指创出1664点的低点,月新开户数低迷至68.87万户,一轮牛熊画上句号。

  金利丰[-0.41%]证券有限公司(Kingston Securities)的执行董事Dickie Wong称:“中国内地投资者只是把股市当成一个赌场,疯狂地朝里面扔钱。”

  他警告称,中国投资者已经带来了一种“非理性繁荣”。并认为深证指数已经出现了“泡沫”,并强调指出整体而言中国股市看起来“极具”波动性和风险。

  此前也曾有分析师警告称,投资者正在从经纪公司那里借钱来购买更多股票,也就是所谓的保证金交易。

  尽管中国当局已经对这种交易活动进行了打压,但Dickie Wong则认为,未来政府还将出台更多的监管措施,这可能会导致股市回落。“(中国当局)将会做些什么来让市场冷静下来。”他说道。

  财富管理公司SCM Private的首席投资官艾伦?米勒(Alan Miller)也指出,一家新上市的中国公司的股价已经连续上涨了34个交易日,目前其股价已远高于该公司的盈利潜力。

  “大市值中国公司的股票估值并不离谱,但有些小市值股票则略显疯狂。”他在周一接受CNBC采访时说道。随后他还发出警告称:“市场总是会在你能知晓以前停下脚步。”

  米勒还指出,在中国人民银行试图控制保证金交易的形势下,各项股指只是出现了“小小的摆动”。但他也认为,如果中国人民银行突然出台一项新规,那么可能就会让这种交易活动彻底“死亡”。

  正如华尔街一位著名操盘手所说:股市中赚钱很快,但亏钱也很快,而且每次亏钱大都是赚了钱后洋洋自得之时发生的。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曾经的6124点是一个非理性的大泡沫,它让中国股市元气大伤。

  董登新认为,中国股市疯牛大致概括为四句话:“股民一哄而上,牛市一步到位,少数人一夜暴富,多数人步入漫漫熊市”。

  在他看来,现在A股股市泡沫已远超6124点,一旦泡沫破灭,风险远比1664点时更可怕。而面对如此疯牛,唯一对策是让IPO注册制还原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改革宗旨,让中国的股市变成一个真正的市场,并呼吁证监会加速改革。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指出,A股已进入非理性繁荣。在4400点一线,A股除沪深300外的2368只股票平均市盈率为79.75倍(整体法、TTM),已经非常接近6124点时的82.02倍,股息率为0.37%,低于6124点时0.46%的股息率,伴随着股票供应增加、国际化推动、双向交易完善等既定政策的实施,A股绝大部分股票长期估值顶部已经形成。

  如果按静态股息率来计算,平均投资回报期要270年,就算以20年为一代的高效率,也要13.5代人才能完成此任务,远超6124点时的217年。

  财经评论员皮海洲认为,在一轮牛市上升的过程中,投资者赚钱确实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问题是,世界上没有只涨不跌的股市,一轮行情再牛,行情的终结都是不可避免的。

  “就像2006年—2007年的那波大牛市行情,指数从千点上涨到了6124点,股指上涨了5倍,不少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但最终股指又跌回1664点,投资者损失惨重,那些新入市的股民由于是高位拿货,他们更是成为了上一轮牛市行情的最大受害者。”

  因此,对于新股民来说,牛市赚钱是暂时的,一旦牛市终结,绝大多数的新股民都会成为牛市的买单人。

  评论人士肖磊也认为,投资市场并不是一个“枪打出头鸟”的市场,尤其是股票投资,是一个典型的“先机”市场,谁能提前入市,谁赚钱的概率就越大、被套的概率就越小。

  在牛市当中,一旦入市较晚,就如同一个做零售的商人,以远高于竞争对手的价格进货,不得不期望卖更高的价钱,以获得跟别人一样的利润,但成本决定回报率和出手的难易程度,相比那些更早入市的投资者,入市较晚的人本身就存在最后“接盘”者风险。

  如果入市较晚,却依然希望赚得更多,会导致严重的“惜售”行为,丧失在牛市当中获利了结的时机,在行情出现反转的过程中,也就最容易被套。

  实际上牛市中“入市较晚”的人,恰恰需要比别人更快的节奏来应对风险,而不是更多的展现欲望。

  要明白一个道理,赶末班车的人,往往会错过末班车,因为当你需要赶末班车的时候,说明留给你赶路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在皮海洲看来,历史常常会重演,虽然本轮行情目前牛劲十足,但最终下跌的命运是不可逃脱的。毕竟本轮行情只是一轮政策牛市,并没有得到宏观经济面与股市基本面支持的。

  比如最近几年中国GDP一直呈现一种下滑的趋势,今年GDP指标更是调低到了7%。

  比如股市并没有解决圈钱市问题,没有解决大股东一股独大的问题,股市始终都是上市公司以及大小非们的提款机。

  在这种市场环境下,管理层之所以营造本轮牛市,为的就是让更多的公司到股市上市融资。

  也正是基于本轮行情只是一轮政策牛市的缘故,这就使得本轮牛市行情的根基并不扎实,导致目前股市的投资风险很大。

  皮海洲称,正是基于目前市场风险高企的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