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新年首秀“吸睛” 金融市场要出大事?

来源:fx168发布日期:2017/1/11点击量:451

      眼下美国侯任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即将在北京时间周四(1月12日)凌晨1点举行去年11月大选以来的首次记者会,在这之前投资者态度审慎,美元兑一篮子主要货币几乎变动,但墨西哥披索周二曾触及纪录低位。今日的这场记者会无疑是特朗普突出其首要任务的机会,市场将对其美国经济政策的想法,如税改和基建支出计划,以及对华立场的细节尤为关注。毫无疑问,特朗普与其他国家的关系对政治和经济的影响都将是巨大的,并且可能引发金融市场的大级别波动。

自特朗普11月8日当选以来,美元指数上涨逾4%,因投资者押注他承诺的财政刺激计划将推高通胀和提振经济成长,驱使美联储以更快的步伐升息。不过,特朗普记者会前的不确定性,令美元兑其他货币几无变动。

根据周五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据显示,截至1月3日当周,投机者的美元净多头头寸连续第三周上升。

周三亚市盘初,美元指数持平于102关口附近,此前曾在1月3日触及14年高位103.820。同时,美元/日元自隔夜低位反弹,周二该货币对最多下跌0.7%,接近上周五触及的逾三周低位115.04。分析师称,英国退欧及特朗普记者会相关的不确定性,被视为是避险货币的日元因此受益。


 

另外,由于担心英国将“硬”退欧,即把控制移民的优先程度置于欧盟单一市场准入之前,英镑/美元隔夜早盘触及10月25日来最低1.2107,之后回稳。周三亚市盘初,英镑/美元报1.2179。

德国商业银行(Commerzbank)驻法兰克福外汇分析师Esther Reichelt表示,“市场对于特朗普的记者会愈发感到紧张--对汇市而言,他的计划尤其重要,还有贸易政策以及与中国的关系等。”

Reichelt还指出,“美联储已强调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目前影响(美元走势的)主要因素不是货币政策,因为货币政策会对我们未来几周将听到的特朗普的言论做出回应。”

Chapdelaine Foreign Exchange董事总经理Douglas Borthwick表示,“为刺激美国制造业和在相对竞争性上创造更有利的条件,特朗普可能暗示弱势美元政策。”

美国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周一表示,现在要研判特朗普政府会如何改变经济方向仍为时过早。

特朗普即将在1月20日正式就任美国总统,而投资者正担忧他将在贸易政策和与中国关系等问题上采取强硬路线。由于交易商在特朗普记者会前规避敞口,墨西哥比索兑美元周二触及纪录新低21.7685披索。实际上,对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的担忧已令披索走低,自去年11月8日美国大选后,墨西哥比索已经下跌了14%。

另一方面,特朗普承诺通过惩罚性关税减小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该承诺不仅会打击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也会波及亚洲其他地区。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经济学家越来越相信特朗普引发贸易紧张局面的重大风险可能减缓亚洲增长。亚洲是全球表现最佳的地区,在美国商品贸易赤字中,该地区占比达67%。

Oxford Economics驻新加坡的亚洲经济学家Priyanka Kishore认为,“虽然我们认为贸易紧张局势全面升级的可能性较低,但在全球增长低迷以及西方民粹主义上升之际,整个亚洲的经济体都将为贸易保护主义情绪抬头做好准备。”

世界银行(WB)周二表示,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减税和支出计划或为美国经济注入一剂强心针,进而提振全球增长,不过其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增加了风险。

该行周二在其最新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表示,如果制造新的贸易壁垒、引起其他国家的报复,那么特朗普政府财政刺激带来的经济增长可能就白费了。

德国商业银行外汇策略师Thu Lan Nguyen表示,如果美国和中国或墨西哥发生贸易冲突,对美国经济来说可能是弊大于利。

基本面与技术面均现不祥之兆 美元真的已经触顶了?

尽管近期有所回落,但眼下美元仍处于牛市中,接近于历史纪录,但有任何牛市能永远持续下去。根据路易斯联储数据,其实际贸易加权指数触及103,而晦朔至2011年夏季期间其还位于80低位。其距离2002年春季触及的113高位仍有一段距离,距离1985年触及的128高位也有一定距离。

但以近期任何标准来看,其都是全球最为强劲的货币。新世纪前10年中,有关美元被一篮子其他资产取代或面临欧元挑战的讨论成为时髦话题。眼下,美元仍是世界货币,看似有些疯狂。

与其他任何主要国家相比,美国经济复苏步伐更迅猛、更令人信服。美联储已开始加息,而其他央行仍在降息,并疯狂地印钞。

更重要的是,因货币市场为零和博弈,其竞对看似更加糟糕。欧元出现并禁锢在永久性的危机之中,陷入通货紧缩。日本拒绝成长。英镑受英国脱欧决定所拖累。投资者有充足的理由出脱其他货币,将资金注入美元。

这一走势很可能继续下去。对于货币市场来说,五年并不是一个长期牛市。美联储可能会继续加息。

如果特朗普像华尔街认为的那样利于经济,那么此后经济应该会加速增长,美元很可能会回到1980年代中期高点,最后一次触及这一水平是在里根总统第一个任期结束时。但也有理由认为其走势可能会发生逆转。


 

实际上,特朗普也需要美元贬值。贸易协定有所帮助。保护主义、要求首席执行官们不要在墨西哥建立工厂也是如此。但帮助制造业创造更多的高薪蓝领工作的最简单的方法是让其货币贬值。里根签订广场协议来压低美元。特朗普不太可能有足够的意愿来制定类似协议。

但他很可能会耍花招促使美元下跌。譬若说,他可以仰仗美联储对市场的干预。他可以扩大财政赤字。或者,他可以在深夜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希望美元下滑。

除了基本面的别不利因素之外,美元技术面走势也不容乐观。TradingAnalysis.com分析师Todd Gordon认为美元涨势恐已接近“强弩之末”。

“美元在美联储开始实现利率正常化背景下一路飙升,”Gordon周一(1月9日)在作客CNBC时表示,“但我们正开始看到这一走势开始枯竭的迹象。”

近期,继此前的大涨会后国债收益率有所下滑令美元承压,Gordon预计这一趋势将持续下去。从技术角度来看,他认为美元追踪ETF(UUP)盘中走势显示美元涨势已经结束。